杜浔信息门户网

首页 首页 星座运势 蒙特卡罗首页,陈志新:中国和欧美之间金融机构在科技创新上存差异

蒙特卡罗首页,陈志新:中国和欧美之间金融机构在科技创新上存差异

2020-01-11 13:02:49| 查看: 3581

摘要: 陈志新表示,中国和欧美之间的金融机构在科技创新上的一些差异。这点我想今天不进行过多的阐述,因为各位其实在座的都是很多的专家,相信每年我们都会做很多的中国和欧美之间在金融行业领域技术趋势的分析。中美之间科技创新领域的创新路径和创新的阶段的不同。

蒙特卡罗首页,陈志新:中国和欧美之间金融机构在科技创新上存差异

蒙特卡罗首页,5月29日消息,由北京市人民政府主办的“2019金融街论坛年会”分论坛二今日在北京展览馆举行,本次分论坛的主题为“未来金融—金融业的科技革命”,Plug and Play中国区合伙人、高级副总裁陈志新出席对话交流环节。

陈志新表示,中国和欧美之间的金融机构在科技创新上的一些差异。第一点,关于国内的金融机构对于技术的趋势,对技术需求和技术趋势方面的一些关注度差别很大。第二点,中美之间科技创新领域的创新路径和创新的阶段的不同。

以下为对话实录:

主持人:

谢谢牛总分享。我特别同意他的一些观点,过去银行跟技术结合可能有很多的概念,银行IT化、信息化、数字化等等。但技术好像始终没有真正地在促成银行全面变革当中发挥核心的作用,更多的就是跟随的作用。现在面临金融科技的挑战,这里带动的不仅仅是技术融入到某些业务和流程渠道中,而且需要在战略、组织架构和文化、产品服务各个层面都需要更加深入的嵌入,这值得我们更加深入的探讨和思考。

第三位分享的嘉宾来自Plug and Play,背景是一家全球化的科技加速平台跟投资机构,也在全球28个城市都有所布局。在金融科技,保险科技等十多个垂直产业领域都在开展科技项目的加速和投资,也为几百家的企业客户提供外部的创新服务。你们更多的就是在整个金融科技产业链中提供第三方中介的支持或者是服务。您从创新服务平台的角度谈谈,从国际也好,国内也好,众多的包括银行、保险、证券在内的持牌或者说传统的金融机构,在数字化的转型,金融科技转型或者说在利用技术有效地提高自己服务方面,现有的有哪一些不足之处。如果弥补这些不足之处,有哪一些发展方向值得思考,请您进行分享。

陈志新:

谢谢主持人。像刚才杨主任所说的,Plug and Play在过去的20多年的时间里致力于产业端的需求,打造科技创新的平台。相信可能今天台下在座的各位,包括我们两位嘉宾可能对Plug and Play不是那么熟悉。但我相信其实对我们投资的企业,今天在座的各位应该都了解。我们其实是PayPal和LendingClub的第一种子轮的投资者,所以在1992年的时候(艾伦马克、彼得迪尔)找到我们的创始人的时候,我们在斯坦福大学的办公室里收了房租以后,我们又加了钱,然后投给了PayPal,LendingClub也是我们从种子轮的投资一直跟到了IPO上市推出。除了PayPal和LendingClub以外,包括Dropbox、谷歌都是我们投资孵化的企业。

Plug and Play在过去的二十年时间里,我们一直致力于帮助创业企业成功,帮助创业企业成长的时候,我们发现他们的技术和他们的需求,尤其是To B的创业企业需要的不仅仅是早期的种子轮的投资和办公室的空间以及基础的服务,更多需要和产业的连接。2006年开启了帮助初创企业和传统的产业做连接的商业模式,我们通过头部企业合作伙伴的筛选和加速的模式,找到我们认为非常有投资前景的科技创新企业。我们在硅谷的模式已经20多年,近两年在全球移动出行和新零售领域搭建的平台。回归金融科技领域,其实在Plug and Play的全球体系里,在我们内部保险和金融领域是分开的两个事业部。其实现在在PPP的平台里金融科技的板块也是全球做最大的金融科技板块来说,我们现在全球50多家的世界大的银行,VISA、美联航、花旗和法巴都是合作伙伴。全球大的保险,保险和再保险都是我们的平台合作伙伴。谷总坐在我旁边,我们探讨和PICC的合作。过去的20多年里,我们积累了非常多的在整个中国和欧美之间科技创新初创企业新技术的资源,我们在过去的几年里加速了一万多家的早期科技企业,可以与我们的保险和金融进行连接。

回归到主持人问的问题,中国和欧美之间的金融机构在科技创新上的一些差异。我觉得其实差异也是蛮多的,今天主要分享两点。第一点,关于国内的金融机构对于技术的趋势,对技术需求和技术趋势方面的一些关注度差别很大。这点可能很容易理解,因为不管是保险还是金融板块来说,欧美可能还是走在中国的前端,因为他们的发展相对来说比较成熟,竞争更加激烈一些。他们关注的技术点可能与国内的机构会有点差别。举个例子,保险科技为例,因为保险板块在国外相对成熟,竞争激烈程度也非常高。从客户端衍生出来对保险科技的一些需求,可能更多的是集中在核保、理赔和客户管理的技术方向。我们很多的客户伙伴,更多的寻求在这方面有没有技术或者说跨界的技术应用。国内的保险企业,其实单一体量都比较大,但其实整个的保险在国内的渗透率没有那么高,所以国内的保险公司更多的是在于获客或者是理赔和客户管理上需要找到一些新的技术。这点我想今天不进行过多的阐述,因为各位其实在座的都是很多的专家,相信每年我们都会做很多的中国和欧美之间在金融行业领域技术趋势的分析。如果今天在座的各位想在具体的数据端希望得到一些支撑的话,我相信Plug and Play在过去十几年积累了大量的实践数据,也可以给大家提供一些支持。

中美之间科技创新领域的创新路径和创新的阶段的不同。因为今天各位分享的时候,我觉得都提到了一个词,金融科技一定要创新,我们做开放式的银行,一定要开放。这是各大银行和金融机构必须做的事,但通过我们这两年在国内帮助金融机构进行创新的时候,我们发现其实大家对我要做创新的这件事可以,但怎么做才能把这件事做到最好,效率更高,其实没有非常科学合理的架构体系。结合着我们在过去多年与国外的这些金融机构合作,也跟大家分享几点吧。创新的路径,国外的很多金融机构其实更多的采用了与外部合作的创新路径。国内的机构可能更多的是内部孵化,以及内部设立我的研发团队,研发新的技术。但从去年下半年,这两年我们也发现了国内的银行也开始变的更加开放,所以现在在五大行里与建行和交通银行都在开放式创新上进行合作。其实在2003年Chesbrough教授提出开放式创新的理念以后,开放式创新的理论体系其实一直被欧美的这些大的企业在十几年的过程中进行非常激烈的讨论和实践,其实这个方法是非常行之有效的。随着全球市场的竞争,我们企业的发展如果单纯依靠企业内部的创新,没有办法面对外部的科技日新月异的趋势。因为有可能你花了大的力气投入了很多的人力和物力研究一个新的解决方案,其实外面早就已经有了,你拿过来应用就可以了这需要非常好的眼界开始对外合作。我们与法巴银行在巴黎建立欧洲最大的开放式的金融板块的创新平台。我们的成果很好,每年会与法巴在巴黎做二期的加速模式,我们与14个业务部门全部参与开放式创新的合作中。第一个月征集业务的创新需求,经过在全球征集一千多个技术解决方案,最后筛选20个。这20个做三个月的加速器,加速器以后,每期有非常多的POC和加速成果的落地。法巴召集上下游的合作伙伴加入平台,成为非常开放的创新平台,非常活跃,效率非常高。国内可能因为强监管的原因,可能受一些限制。但我们也感受到了这两年国内金融机构也变的更加开放,但可能在创新的路径上,很多的银行可能还需要一些向欧美银行学习的地方。

关于创新的发展阶段。大家讲开放式创新,我想与最前端的技术或者与高校机构合作获取一些新技术支持金融机构的发展。这其实是容易的,但难的在于获取了这些创新的新技术以后,怎么进行内部的转化。采购和法务可能都要发言,这会导致新技术在落地的时候会遇到层层的阻碍。我们的感受也是,国外的金融机构非常明确的创新战略和创新体系,以及内部创新的转化上都非常科学。最重要的是高层支持,下面有一整套的完整体系。对创新的绩效考核也是有一个严格的量化指标,不是说我今天要做这个创新,那怎么衡量年底是不是有成绩,这其实国外的机构是做的非常好。我们之前与金融机构合作的时候,更多的偏重后面,就是你有什么技术解决方案我与你合作。但后来发现前端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根本就谈不上后面做创新。如何有一个合理开放式创新的架构体系和战略以及策略,开放平台,这其实很重要。我们觉得中美之间的金融机构差异也是比较大的。

对国内金融机构的建议,可能还是落在平台上。我们要开放,不是一个口头上的开放,这一定要由高层推动,非常有魄力地推动开放,开始与外部很多的创新机构进行合作。而且内部转化的时候,大家要有一定的决心进行变革。这是我们做开放式平台的感受。

主持人:

金融科技的转型一定是最高战略层面的东西,这肯定是必然的。

最后给陈总一个小问题,刚才您也谈到了对相关金融科技创新领域的很多认识。这些认识基于您作为第三方的机构或者说投资的平台,与金融科技企业的交流产生了认识的总结。我想问一个可能略微带有一点敏感的问题,如何看待资本与金融科技创业企业之间的关系。因为在现实当中,其实我们也都看到了,一方面尤其是在互联网的金融时代,有一些知名的投资机构确实在选择投资对象的时候遇到很多问题,投的B to B平台遇到挑战。金融科技创新发展过程中,一方面确实需要资本的介入,有的时候资本和企业会产生良性的互动。有的情况下,如果遇到了资本比较短视化会在ABC轮更加注重商业模式的炒作,希望进一步地在这个过程中有所增值。即便现在面临创业板这样的一些东西,同时我们也面临着一种挑战。一方面推动技术创新,另外一方面更加公开透明的过程中是否还产生其它方面的问题,如知识产权的问题。如何看待资本与金融科技的一些企业之间的关系,请您简单的补充分享。

陈志新:

我分享我们的投资逻辑,我们其实从1990年偶然投了,PayPal到真正做投资,其实是到2006年。我们的投资逻辑一定是跟产业端结合的投资,2006年开始跟大的头部企业合作以后,我们关注技术的方向会偏重ToB端,就是硬科技的项目。过去的十几年的时间里,投资的90%项目都是硬科技ToB的技术,我们的投资逻辑大部分一定是看到项目跟技术端,与产业端有链接的时候,至少在加速营跑两三轮的时候,我们才决定要不要投资。我们作为一个投资机构,我们最早跟创业企业沟通的时候,我们先问的不是你是不是缺钱,我们先问的就是你是不是缺客户。我们是基于对市场和对产业端的需求,帮它进行链接。因为在过程中,很多的ToB端的项目对投资机构要求很高的,因为对投资机构的合伙人也好,投资经理,不可能对每一个行业都是很了解的。但我们有行业端的头部企业在加速的过程中帮我们识别,当我们认为这个项目很值得投资的时候,我们再切入地谈投资。有可能需要钱,有可能不需要钱。但当它不需要钱的时候,看重我们背后跟它链接很大的行业平台的时候,也会愿意让我们加入,甚至很低的估值让我们加入,这是我们的投资逻辑。

说到投资机构跟企业,因为其实我们跟一般的VC和PE不一样,我们加速器和孵化器模式的投资机构,帮助创业企业成功。我们成功一定是看着创业企业成功的。在整个的逻辑过程中,我们是希望资本是一方面,然后通过产业端和其它的一些需求帮助赋能,这样企业才会跟我们走的更加长远。Dropbox和PayPal投资过程中,我们中间有很多的机会,但我们一直是想在成长的道路上帮助它们赋能的,最后它们成功,我们也成功,这是我们的投资逻辑。

主持人:

谢谢陈总分享,让我们进一步了解什么是健康的资本与创业企业之间的逻辑关系。

刚才几位嘉宾从几个问题进行简单的分享,最后请三位嘉宾用1-2句话对下一步的金融科技的发展或者说您心目当中的一些认识进行简单的归纳和总结。

陈志新:

我们希望能够帮助更多的金融科技领域相关的创业企业,我们也希望更多的金融行业,大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更加开放,拥抱创业企业,与它们合作达到共赢。

主持人:

谢谢陈总分享。

九州bet9注册

© Copyright 2018-2019 brelunds.com 杜浔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